crypto fund etoro


4月17日,“2021清华五道口金融赋能科技创新论坛”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办。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30人成员 刘煜辉作了主题为“美元超级扩张周期下的两极世界”的演讲。


     谈到 美国国债,刘煜辉表示,今天巨量的美债最后只有一个实质性的买家,那就是美联储自己。


  来自西方宪政制度层面的约束几乎完全消失,完全靠美元回流之类的市场机制来平衡,无疑给未来埋下了巨大的波动性隐患。


  超级美元扩张周期下,“高 货币、低利率、高波动”不可避免。


    刘煜辉进一步提出,中国将会进行真正实质性的发展模式转型。


  金融周期的见顶回落以及信用的收紧都是我们今年面临的大环境。


  科技将是影响未来的重要机会点。


    刘煜辉还谈到了 人民币(6.5301,0.0095,0.15%) 升值背后的“远”和“近”。


  刘煜辉认为,从远程来看,人民币长程开启升值通道。


  他解释称,“ 2035年远景目标”提出,到2035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也就是说,2035年中国要达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2. 4万美元的目标。


  从现在的人均1万美元到15年后2.4万美元,按自然增长率来算,这15年每年复利为5%~6%。


  要想达到这一目标,其中一部分还是要靠 汇率的升值。


    此外,刘煜辉认为,从近程来看,人民币名义汇率与真实汇率之间的“巴萨 裂口”,增加克服 通货膨胀的工作压力。


    “通货膨胀对应的巴拉萨-萨缪尔森模型,就是名义汇率和真实汇率之间的巴萨裂口,裂口没有收敛,没收敛的情况下还要张大,增加短期的通货膨胀压力。


  ”刘煜辉说。


  贵金属与原油现货 黄金周四小幅下跌,盘中一度大跌1.34%至1757,不过尾盘收回大半跌幅。


  KitcoMetals资深分析师JimWyckoff称,美债收益率上升和乐观的风险偏好正在打击避险黄金。


  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盘中触及逾两周 高位,因美国总统拜登提出数万亿美元的新支出 计划,且数据显示美国第一季经济成长加速。


  美原油三连涨,升至六周新高,因美国经济数据强劲、美元疲软以及 需求复苏预期盖过了对 巴西 印度 新冠病例增加的担忧。


  RystadEnergy 石油市场主管BjornarTonhaugen表示:“夏季是驾驶季节的代名词,美国、 中国和英国的燃料消耗将开始增加,市场认为这将弥补印度新冠疫情导致的需求下降。


  ”疲软的美元进一步支撑油价,这使得“海外买家购买石油的成本更低6月,美伊协议达成的概率较大。


  4月和5月原油市场因为 伊朗 产量 回归的消息出现过两次短期抛售,市场对于未来伊朗产量回归的利空已相对充分预期。


  未来油价 节奏主要取决于伊朗产量回归节奏以及现货采购节奏。


  但随着 通胀压力最大的阶段慢慢过去,宏观资金的介入会逐步减少,行情的 流畅度会明显下降。


  防疫措施再度升级印度 国内航班 座位数6月起削减一半:据印度当地媒体报道,为了应对 新冠肺炎疫情,印度民用航空部宣布从下个月,也就是6月1日开始,将国内航班的座位数削减到50%。


    SWIFT被美国主宰的确不假,除了该机构的董事长常年由美国人担任外,作为一个覆盖 全球的银行间跨境相互通信与 结算系统,SWIFT的结算工具主要是美元,而且全球所有国家的贸易与投资往来都须经过SWIFT进行结算,美国也经常拿SWIFT当做武器对相关国家展开制裁,也就是限制或者取消使用美元的资格。


  在这种情况下,天下自然苦秦(SWIFT或者美元)久矣。


  但是,苦水也只有往肚子里吞,毕竟全球至今还没有找出一个可以“去美元”的有效药方,即便是有了像 数字人民币这样的法定数字货币新面孔,也并不意味着其就可以成为取代美元的力量。


    不错,数字人民币可以独立于SWIFT之外运作,但交易永远是双方或者多方的,如果在SWIFT之外采用数字 人民币结算只有一方 尤其是中方的主张,再顺畅的交易与结算通道恐怕也是功能式微。


  换言之,数字人民币要得到国际市场更多的认可,必须具备超过或者与美元齐身的价值,比如币值稳定、流通广泛与汇率自由等,显然人民币还不能完全显示出这些优势。


  既如此,摆脱了SWIFT而采用数字人民币结算的数量也将十分有限,相应地对美元的“挤出效应”也会非常微弱。


  还有一点必须提醒的,无论是采用什么货币工具结算,国际市场上的贸易品尤其是大宗商品都是用美元来计价的,也就是说,即便脱离了SWIFT用数字人民币结算,前提都是建立在美元作为价值尺度基础之上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说数字人民币 改变的只是贸易工具的结算形式,并没有改变对美元的价值依赖这一核心内容,从而也就没有动摇美元的基础性支配地位。


    实际上,按照官方的表述,数字人民币包括DC(数字货币)和EP(电子支付系统)两个部分,其中DC代表的是流通中的现金,即所谓的M0,或者说流通中的纸币量,而EP代表的则是流通与支付渠道,也就是线上代替线下、银行支付之外还有非银支付。


  显然,数字人民币改变的只是法币形式与使用方式,而任何一种货币的本体价值或者实际影响其实并不会因为这样表观的改变而改变,尤其是在国际汇率市场与全球贸易活动中,美元也不会因为数字人民币的出现而自惭形秽,反倒可能是一切照旧。


  否则,全球目前那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搞法定数字货币,美元早就无用武之地了。


    其实,照美元在全球的功能地位与市场影响力,目前任一非美货币均不可与其同日而语。


  在各国央行的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达60%,国际贸易投资支付的份额中美元占比超过40%,同时全球40%的债务以美元计价,90%的外汇交易都涉及美元。


  另外,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货币篮子中,美元也一直稳居第一。


  这样的国际货币体系很长时期将很难重塑,因为支撑美元在价值储存、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长袖善舞的不仅只有美国在全球领先的经济、科技和军事综合实力,也有美国作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所产生的强大购买力与美元输出力,更有美元自身稳定的信用背书。


  这种情况也说明,只要美国不主动改变国际货币体系,任一货币都不具备可以取代美元的较大概率,其中包括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并不会因任一或者多个国家货币形态的变化而作出改变;反言之,只要美元不数字化,即使有人民币、欧元等主要货币的数字化,也很难撼动目前的国际货币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