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transactions


外汇市场上 投资,我们必须要掌握一定的 分析方法技巧


   摩根大通将该产品命名为/摩根 货币 风险敞口篮/。


  主要意思是,它不是直接 持有货币,而是与货币(这里指 股票)相关的风险敞口。


   投资者在持有期间将获得标的股票资产的收益,但需要扣除一 篮子扣款的账单。


  根据摩根大通的说明材料,该票据的内在价值是由其持有的一篮子股票决定的,但发行价格会比较高(因为认购价格还需要考虑到摩根大通的牌照、人工和渠道部门应该享受的Profit水平等)。


  所以,看到这里,我们就明白了,摩根大通并不是看好 加密货币,而是因为看中了某些加密货币投资者的另类投资需求。


  毕竟直接投资加密货币有一定的风险,而且流动性也不如一般的股票来得好,所以摩根大通希望打造这个产品。


  它不需要拥有 仓位风险,因为整个投资组合的收益/亏损完全由投资者承担,所以仓位风险主要由投资者承担。


  周二(4月27日), 欧元/美元在此前达到了1. 2092的峰值,然后回落,但依然保持 在1.2087附近巩固涨幅。


    美元指数(90.9824,0.0953,0.10%)小幅 上涨,报90.9。


   美国 国债收益率飙升了3.3%,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前为1.622%,支撑了美元。


  经济数据好于预期。


  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攀升至121.7,是一年来最高水平,标准普尔/Case-Shiller指数较 上年同期上涨11.9%。


    尽管欧元区数据最近有所改善,但经济恢复的速度较慢,导致欧元的涨势受阻。


    欧元/美元保持在20小时移动均线1.2075之上;若跌破1. 2055日内前景将转为负面,日低约1.2055。


  在 上行路径上,若突破1.2100,欧元将走强,可能延续该走势,测试周顶1.2110。


   提升 企业 汇率风险管理能力  随着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增强,国际经贸来往日益增多,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境内外 人民币外汇 交易激增,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态势良好,汇率风险管理工具日趋完善,为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提供了多种便利条件。


    以伦敦为例, 2020年10月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量(主要对美元)达到1.8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提高了31.36%,其交易产品包括即期交易、远期交易、无本金交割的远期交易、外汇掉期、货币期权和外汇期权;参与者有做市商大型商业银行(46.77%)、其他银行(24.75%)、其它金融机构(25.47%)和非金融机构(3.01%)。


    另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2020年10月我国外汇交易量为2.1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11.54%,其中客户市场占15.76%,银行间市场占84.34%。


  随着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企业汇率风险管理能力也应同步增长。


    然而,从结算业务统计看,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市场的产品缺乏了解,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不强,对中央银行的汇率政策理解不透彻。


    根据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的客户外汇买卖月度数据,并参照美元对 人民币汇率和全国进出口贸易月度数据,对比分析发现,我国企业外汇市场的具体操作策略存在不少问题。


   747,银行 买入外汇(企业 卖出美元)与当月出口额的平均比率为83.74%,而卖出外汇(企业买入美元)与当月进口额的平均比率为107.23%。


  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期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经历了从贬值、升值和贬值过程。


  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外汇买入和卖出比例没有多大变化。


  疫情暴发后,银行买入外汇的比例激增,但是2020年4月迅速恢复至正常水平;银行卖出美元的比例激增后回落,于2020年末再次出现弹升,但2021年前四个月比例大幅滑落。


  疫情期间,银行买入和卖出比例双双激增,说明我国企业失去了对汇率变化的理性思考。


    其次,进出口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和央行的公开谈话缺乏深度解读,在操作过程中仍采取追涨杀跌策略,未能全盘考虑人民币汇率中长期稳定预期。


  在人民币下跌过程中,国内企业没有及时调整交易策略,即出口企业应抓住机会卖出美元,而进口企业应该仔细解读央行负责人的谈话和政策声明而暂缓购买美元;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出口企业应择机卖出美元,进口企业则应有计划地购入美元。


    最后,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产品缺乏专业了解,常用的交易产品是即期交易(平均占比超过80%),也就是,采取随行就市的策略,对财务管理缺乏合理规划;2018年前7个月和2020年9月至今几个月里,远期交易占比明显上升。


  我国企业较少使用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产品等复杂产品。


  国际外汇市场变化难测,我国企业必须主动了解外汇市场,把汇率风险管理纳入管理议事日程,并学会合理利用各种产品管理汇率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