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ptocurrency for sale


随着各国央行重申对低 利率的承诺,投资者继续关注通胀风险,并忽视了一些地区疫情恶化的趋势。


  QMA的投资组合经理兼董事总经理EdCampbell表示,通货再膨胀是市场内的 主题


  贵金属与原油金价 上周四上涨,现货 黄金一度飙升近 23美元,刷新近三日高点至1730.66美元/盎司,美元和 美债收益率回落,而严峻的 美国 周度失业金 数据经济 复苏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增加了黄金的避险吸引力。


  ZanerGroup高级副总裁PeterThomas表示,我们看到大量 买盘进来,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美元疲软,而且人们预期刺激资金即将到来, 很多人会投资金属。


    弱美元时期,美国证券市场资本流入规模上升。


  美元 走弱带动美元 信用 扩张,美元信用的扩张通过增加美元供应带动进一步的美元走弱,美元弱与 全球美元 流动性扩张互为因果。


  当美元信用扩张,全球美元流动性充裕,美元走弱,美国资本市场的资金流入同样上升;而当美元信用收缩时,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紧,美元走强,但美国资本市场的资金流入同样出现萎缩。


  因此,在2002-2007年的弱美元周期中,美国的国际资本流入净额很高,而在 美元指数显著走强的2013-2016年,美国的国际资本流入净额也出现了明显的萎缩。


    美元信用扩张后的资金至少部分回流美债市场,有助于压低 美债收益率中枢。


  美元是全球中心货币,也使得美债成为了全球资金配置的资产,美债利率水平受到全球因素的影响,而不仅仅是美国国内因素。


  因此,美元信用扩张带来全球美元流动性充裕和美元指数回落,也会增加全球用来购买美债的资金规模,从而对美债收益率有着压低作用。


  从历史情况看,美元指数走弱期间,全球外汇储备总额趋于上升,而美债是外汇储备配置的重要资产类别,同时,美元指数走弱期间,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占其总额的比例往往出现上升,反之,则出现下降,这也印证了上述逻辑。


    早在2005年,前美联储主席 格林斯潘就针对美债收益率的异常低迷提出了“利率之谜”。


  从2004年6月至2006年6月,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连续17次加息,将联邦基金利率从1%上调至5.25%,累计上行425BP,但美国长端利率却维持低迷,月度均值仅仅上行了37BP。


  格林斯潘指出了这一奇异的现象,因而这也被称为“格林斯潘之谜”。


    外资增持美债的行为可能就是“格林斯潘之谜”的答案。


  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的数据,2002-2005年外资也确实大量增持了美国中长期国债,是美国中长期国债 需求扩张的主力,因而也相应压低了长期国债收益率。


  外资投资美国长期国债或是形成“格林斯潘之谜”的重要原因。


  美国基准原油期货今年已上涨超过30%,但由于一些 国家遭受新一轮疫情,市场继续面临全球需求复苏 不平衡的情况。


  知情官员称,初步数据显示印度 4月份的汽油销量是8月份以来最低,日均柴油销售是10月以来最低。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分析师FranciscoBlanch等人在周报中写道,发达市场正在经历经济和 石油需求的复苏,全球石油库存已基本正常化,但是全面的石油需求复苏也将需要新兴市场的健康经济背景。


  外汇美元兑一篮子货币周一下滑,回吐前一交易日的部分涨幅,因美债收益率回落,且疲弱的数据令美元承压。


  美国4月制造业活动增速放缓,可能受到投入短缺的制约,而不断加速的疫苗接种和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释放了积压的需求。


  该数据导致美债收益率走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