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大證券下單


做对 趋势是相当困难的。


  在做对之前,我们经常会犯错误。


  找到一个大 机会代价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一旦做趋势,一定不要轻易出来。


  除非你的 交易工具告诉你要离场,否则,只要你能拿住,就永远拿住。


  否则,你之前付出的代价将难以弥补。


  市场上真正有价值的交易机会很少,一年只有几次,甚至只有一次。


  这也说明,趋势 追逐者必须学会放弃很多短期和波段交易的机会,这又需要我们相对 麻木


  你必须有一个相当明确的追求目标,那就是。


  追求趋势利润,放弃做波动的机会!光是 这一点就足以让大多数 投资者望而却步,这也 是为什么真正抓住趋势 的人很少的原因。


  虽然有的投资者规模很大,但 一般来说,任何一个投资 参与者在任何一个特定 情况下投入的资源都 只会占到 总量的一小部分(像 索罗斯这样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 国际热钱只可以 说是危机的 催化剂


   美元指数一度低见89.97,为 2月25日以来最低, 尾盘跌0.14%,报90.17。


  CambridgeGlobalPayments首席市场策略师KarlSchamotta表示,即使我们明天看到数据高于 预期,美元强劲反弹的可能性也会大大 降低,因为没有市场参与者预计美联储会以任何方式对这一数字 做出回应。


  ActionEconomics在一份报告中称,美元指数跌破90,这是自2月25日以来首次,这似乎推动一些投资者回补美元空头头寸,因为其他主要 货币随后回落。


  欧元兑美元盘中 触及两个半月 高位,尾盘升0.16%,报1.21 48美元


  包括加元和澳元等资源型货币周二整固涨势,因大宗商品价格上扬 提振了它们的吸引力。


  加元触及三年半高位,尾盘上涨0.08%,报1.209加元。


  CambridgeGlobalPayments的Schamotta表示,经济表现相当强劲,这支撑了加拿大央行将在美联储之前加息的预期。


  上周五的美国就业数据帮助巩固了两种货币之间的利差,所以加元得到提振,但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影响因素是基本金属价格上涨。


   《21世纪》:为什么说美元危机总归会发生?  赖长庚:基本而言,在经历了这几年来的危机之后,大多数 国家都了解美元就是美国政府最大的 资产


  因此,大家都在想办法 分散风险,比如 中国力推 人民币 国际化


  中国现在是全球很多国家的贸易伙伴,计划推出数字货币、跨境支付等,这都是在分散美元的风险。


  所以长久来看的话,基于分散风险的原则,自然而然会降低美元的使用,那就会降低美国 利用美元作为它最佳资产的一个方式。


    人民币国际化 前景光明  《21世纪》:你刚刚提到了人民币国际化,怎么看待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  赖长庚:我个人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一定很好。


  第一,这一两年来人民币汇率变动其实是非常的平稳。


  前几年“8·15汇改”的时候,有大量的人民币资本流出,当时大家在讨论人民币什么时候能持稳时会经常引用中国在 外汇存底的金额。


  然而,这一两年很少提及这个数字,这就说明人民币开始变成一个自由的货币,也就是说大家对于人民币的信任不是基于它是不是有强大的外汇存底。


    目前的转变就是,人们对于人民币的信任是因为大家发觉国内的资产对国外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海外资金慢慢涌入。


  这表明中国已经开始利用人民币自我运转,其他国家慢慢地更多使用人民币支付,在这种情况下对美元的需求就相对降低。


    理论上来讲,人民币的价位越来越不依赖于外汇存底作为安全防护的机制。


  从这一点看,人民币必然会慢慢走上自己独立的道路。


  我觉得这将促使人民币国际化更加成功。